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法治
十年禁毒在人们心中耸立一座丰碑

积大德 行大善 十年禁毒在人们心中耸立一座丰碑 ——记广东省珠海市禁毒基金会原理事长李南华 本刊记者 王宝彬 也许,岁月能改变山河,但历史将不断证明,有一种精神永远不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正文

四川富顺:种鸭养殖场被“强拆”补偿款无人问津

日期: 2020-03-26 12:57:37    来源: 神州网   作者: 舒航   编辑:陈婧   
分享到:

四川富顺县养殖专业户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从90年代末到2017年二十多年时间,靠借贷几百万元从500多只小规模到2017年发展到大规模的种鸭养殖,经过多年的辛勤努力,经济小有收获,不料,2017年8月当地政府却因其养殖场污染、环境整治、迎接环保督察被“强拆”。两年多来他们已记不清跑了多少次找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要求解决补偿,不是“踢皮球”,就是“打太极”,至今都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

种鸭养殖成一方“榜样”

杨国民、周江平、李云川告诉记者,1996年为了响应富顺县“水禽基地”项目,他们利用河沟养了500多只种鸭,由于县上大力支持,2005年杨国明与合伙人周江平在骑龙镇巴蕉村一社注册成立富顺县三块碑养殖场,经营范围为种鸭养殖、幼禽孵化;李云川在东湖镇黃泥村阿米溪由其女婿唐明建注册成立富顺县明建养殖场,经营范围为家禽、种禽养殖、雅禽孵抱。两家养殖场均办理了《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2012年因扩大规模,杨国明、周江平将三块碑养殖场变更为富顺县洋州畜牧发展有限公司,经营期限至2030年止。

图片1.png

图为拆迁前的种鸭养殖场(图片由杨国明提供)

图片2.png

图为拆迁后的种鸭养殖场(图片由杨国明提供)

2005年6月,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借贷和自筹资金110余万元,在富顺县骑龙镇柿子湾水库建成2500平米鸭场及硬化养殖场。通过前期的辛勤付出,他们的种鸭养殖取得了不错的收益。随后两年,由于其种鸭养殖得到县上的大力支持,为扩大规模,他们又通过富顺县信用联社贷款170万元,再向亲友借现金210万元,分别在东湖镇唐家村、黄泥村再建近4500平米鸭舍和3000余平米硬化运动场的养鸭场,并在芭蕉村建起了孵化基地1660平方米,硬化运动场990平方。公司前后共投入500多万元,建立种鸭养殖、鸭苗孵化、市场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条,每年向市场提供鸭苗300多万只,解决了当地剩余劳动力就业。

图片3.png

图为县科技和知识产权授予的牌匾(图片由杨国明提供)

记者在芭蕉村孵化基地的公司办公室里看到,富顺县科技和知识产权局等单位授予的“民营科技企业”、“富顺县科普惠农服务站”、“富顺县东湖镇水禽养殖协会”等牌匾悬挂在墙上,十分醒目。公司先后荣获“富顺县科学技术和知识产权局民营科技企业”、“富顺县东湖镇水禽养殖协会枓普示范基地”等国家和地方政府20多项荣誉奖励,由此可见,经过十多年的打拼,杨国明等及其公司为国家菜篮子工程做出了贡献,也为当地群众共同富裕贡献了力量。

规模养殖场被“强拆”变成废墟

据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介绍,2017年7月,国家环保督查期间,当地政府以种鸭养殖污染鳌溪河及违法建筑为由,要求公司必须在一个月限期内将种鸭养殖场及附属设施全部关闭,将22200多只种鸭及养殖场设施全部清除。由于种鸭数量较多且市场售价又远远高于一般肉鸭,一时难以全部卖完,特别是政府又没有提出任何补偿措施,致使公司在短时间内难以完成关闭和清除任务。2017年8月23日,富顺县政府组织环保、农业、公安、镇政府等部门对柿子湾水库、唐家村养鸭场进行了强制拆除,并同时强行关闭了黄泥村的养殖场。

在位于县城附近的芭蕉村孵化基地外,记者看到,原设立的“三块碑种鸭场”的广告牌上,“种鸭场”三字已不见。侧面的“长期提供各种鸭苗”广告语,“鸭”字也已消失。杨国明告诉介绍,养殖场被强拆后,政府就派人把涉及到“鸭”字和“养殖场”字样全部铲除了,说这个牌子立在大路旁很扯眼,怕上面来进行环保督查的领导看到挨批评。离该公司不到300米的大路边,原李云川的养鸭场也遭到了强行拆除,原有的鸭舍也被夷为平地。

图片4.png

图为“养殖场”三个字被人全部铲除(图片由杨国明提供)

看着自己的养殖场规模发展壮大,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既高兴又欣慰,自己的辛勤劳作总算没有白费,陆续偿还了100多万元的债务。他们告诉记者,自从养殖场被强制拆除、强行关闭后,几个家庭己无任何其他经济来源,目前仍欠富顺县信用联社和被借钱的亲友每天催讨债务,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

现在由于没有其他技术和出路,他们在邻县租地搞了个种鸭养殖场,收回的种蛋在富顺县的芭蕉村孵化基地孵化成鸭苗售卖,以维持家里的日常开销。目前孵化基地6个孵化设备,只有一台在正常运行,现有的产量不及当初的5%。

“我们从05年到17年8月“强拆”之前,因为搞养殖国家支持,没有听说要办理环评和排污许可证,租地从事养殖业只要没有改变土地性质就不存在环境污染和违法占地”。杨国明如是说。

看到过去上千只种鸭场带来的一线生机,如今杂草丛生,变成了一片废墟,杨国明很是心痛。

2019年11月14日,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他们3人到富顺县骑龙镇,找到了骑龙镇分管领导黄纯贵。他们就养鸭场是否应该拆除补偿问题,黄纯贵称镇上在等县上政策,一旦有了补偿政策就立马解决。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他们3人又到县农业局,就鸭场被强拆咨询补偿政策,农业局副局长陈定平说,农业局只负责发展养殖业,不负责强拆工作,让他们去找相关部门协调解决。两年多来,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他们已找了县上领导、镇上领导近百次,但相关领导除了推诿还是推诿,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他们也向县信访局递交了信访材料,希望能按照国家政策把应该补偿的经费落实到位,以减轻遭受的巨大损失。

据杨国明、周江平介绍,国务院《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五条对污染严重的畜禽养殖密集区域进行综合整治,确需关闭或者搬迁现有畜禽养殖场所,致使畜禽养殖者遭受经济损失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予以补偿。2018年6月,在农业部解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明确指出,在禁养区从事畜禽养殖,对周边居民、环境影响比较大,该拆的要拆,该迁的要迁。但是,要充分照顾到养殖场户的合法利益,给予合理的补偿。由此可见,既有国务院的相关法规,又有农业部负责人的解读,而他们找到县上和镇上领导,要求解决合理补偿时,却慌称没有政策,等政策下来后再进行补偿为由不予理睬,互相推诿。他们从侧面了解到,其它几家养殖同时拆迁都获得了补偿,而他们三家最大规模的养殖场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

图片5.png

图为杨国明指着残垣断壁、杂草从生的养殖场废墟心疼不已(图片由杨国明提供)

种鸭养殖场只“拆”不“补”为哪般

对于养殖场搬迁关闭,国家虽然没有统一的补偿标准,但国务院及农业部在相关法规中明确要求给予搬迁关闭养殖户给予合理补偿。

既有法规,又有要求,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的养殖场被“强拆”至今长达两年多时间,为何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如此规模的种鸭养殖场为何被“强拆”?带着这些疑问,2020年3月23日,记者驱车前往富顺县釆访了东湖街办和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

东湖街办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主任彭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杨国明他们的种鸭养殖场规模在全县还是比较大的,算得上龙头企业。他们的两个种鸭养殖场一个因地处柿子湾水库附近养殖,按照环境整治和河长制的有关要求,予以拆迁关闭;另一个种鸭养殖场和其它几家养殖场被环保部西南督察中心监测到鳌溪河被污染,要求拆迁关闭。拆迁是由县环保局牵头,县农业、公安以及骑龙镇和东湖街办配合进行拆迁的,当时只管“拆”,没有说补偿。

生态环境局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王洪告诉记者,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的养殖场环保以前那管得松,要求不是很严,国家也没有明确规定,养殖场若有污染自行处理,无需办理环评和排污许可手续。后来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和环保督察,所以他们的养殖场被监测到污染,要求拆迁关闭。

当问及养殖场拆迁前是否下达过告知书,彭洪、王洪并未提供书面告知书。最后他们建议杨国明等养殖户走司法途径,依法依规向政府索赔。而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完全表示不能接受他们提出的走司法途径,因为国务院的相关法规已经非常清楚,还要折腾我们打官司,分明是在推卸责任。

中央、省、市三令五申强调,坚决纠正“四风”问题,而富顺县杨国明、周江平、李云川的种鸭养殖场“强拆”至今长达两年多奔波数十次向当地政府讨要补偿款未果?不知他们以后还要奔波多少次才能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补偿问题才能得到合理的解决?将继续予以关注。(记者 舒航)

更多统战新联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