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科技
以供给侧改革思路建设长三角科技...

第三,要实现创新要素的有序供给和市场配置,需要解决好人才生态系统、科技金融系统、网络基础系统、技术供给系统,最大程度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解决好三省一市之间的高端人才有序供给、科技金融有序供给、数据资源有序供给、技术资源有序供给。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爱国情 奋斗者】汤素兰:为孩子写作并相信童年的力量

日期: 2019-09-21 13:15:20    来源: 华声在线   
分享到:

华声在线9月15日讯(记者 刘迅)“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生活的馈赠。回过头来看,这些让我接触到不同的人群,让我有更丰厚的社会生活,这些最后都变成我写作的素材。”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汤素兰介绍道。

从1993年出版第一部作品《小朵朵和大魔法师》至今,汤素兰共出版包括《笨狼的故事》《小巫婆真美丽》《阿莲》等六十多部作品,这已然算是一位高产作家,在“豆瓣读书”搜索汤素兰,基本没有出现过低于8.0分的作品。

儿童文学也需要观照现实的思考

如今,汤素兰的儿童文学作品被包括清华附小在内的全国众多学校列为必读篇目,深得孩子的喜爱,她坦言能够走近孩子内心,最大的因素在于她相信童年的力量,相信成长的力量,相信孩子的创造力,她的作品中呈现的是一种与孩子平等的关系。

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在小巧、精致的形式下,同样应该有深邃的思想内涵。三十年来的写作过程,汤素兰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更厚重一些,在中国大地上的写作肯定离不开中国大地的问题,她最新的作品《犇向绿心》用童话的方式反映农业和农村问题,表现了她对乡村振兴的关注。

从2007年有了最初的想法,到2019年最后完成,《犇向绿心》的创作整整用了12年。汤素兰表示,期间一直都在进行新的探索,试图借助童话的想象空间来表达现实诉求。《犇向绿心》这部作品体现了中国文人的社会担当,汤素兰写出了近十多年来那种势不可当的城市化进程对人类聚居空间的改变,表现出知识分子的忧思。

这个故事,促进了孩子从自我的小圈子,从钢筋水泥这个隔离带当中走出去,扩大认知的视野,然后积极干预社会生活。这也是汤素兰一直强调的自己相信童年本身的力量在作品中的体现。

为农村孩子撑起一片阅读的天空

1993年汤素兰的一个朋友从平江采访回来,跟她提起平江某小学只有一位老师,十几个学生,那里儿童课外读物非常缺乏,当即汤素兰便萌生了捐书的想法,随即将自己编的一些书打包邮寄过去,这就是“素兰书屋”的源头。

这一习惯一直延续,直到2017年民进省委希望将捐书这一社会服务打造成品牌,所以就有了“素兰书屋”。“至今以“素兰书屋”命名的有8所,我们每次捐书2000册,大约价值5万元。”汤素兰还规划用5年时间做到30所左右的书屋。

几年前,汤素兰去偏僻农村调研,她带去很多书送给当地的孩子。有一个孩子,每次看完书后都把它还回来,汤素兰问他为什么要还回来,他说:“我怕把书带回去弄脏了。”这句话让汤素兰感动好久。汤素兰曾经也是农村孩子,她深知一本好书给孩子带去的滋养和抚慰。

“最好的教育是自我教育,面对既定的教育资源差距,阅读是弥补教育资源不足,引导孩子能够自我学习的最好的方式”。这是汤素兰捐书的初衷。“我愿意尽我的能力给更多的孩子提供书籍,让他们能和书交上朋友。”

本网申明:本网转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侵犯知识产权的文章,请与我方联系必会及时处理。
更多艺术世界

更多教育